当前位置?#33743;?#39029;>>新增?#25913;?/a> >> 山东党史
          东明县“包干到户”?——山东农村改革的先声
          ——改革开放40年山东大事回放之一
          作者:党史宣   来?#30679;?nbsp;  发布日期:2018-09-10   点击次数:
            2016年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大型文献纪录片《筑梦路上》。在纪录片中,人们看到这样一个场景:一块石碑岿然矗立在菏泽市东明县柳里村。它默默地告诉世人,早在1977年春,村里就把700多亩荒地“借给”1500多名社员,悄然迈出了“大包干”的第一步。这一步,比安徽小岗村还要早,由此揭开了山东农村改革的序幕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柳里村的“大胆”试验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东明是山东省最西边的一个县,由于历史上黄河决口和涨水侧渗,县内形成了许多沙地和盐碱地。改革开放前,旱、涝、风?#22330;?#30416;碱等自然灾害长期困扰着东明县,全县年年靠吃国家统销粮、领救济款过日子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东明县西部,有一个村子叫柳里村,20世纪六七十年代,村里有9个生产队、2000多人。?#27604;?#26611;里村党支部书记陈洪印说, 那时村里“冬天白茫茫(盐碱),夏天水汪汪(涝洼)”,社员生活是“三靠”:吃饭靠统销,花钱?#30475;?#27454;,看病靠救济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77年春,陈洪印召集大队长郝道轩、党支部副书记于明山、民兵连长屈庆祥、妇联主任刘三服开会,讨论如何让老百姓不再饿肚子。经过3个晚上的讨论,最后村班子成员一致认为村里荒地和盐碱地占大半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“借给”社员;“借地”如果出了事,由5人一起承担。于是,柳里村悄悄地把700多亩盐碱地、荒地分给部分社员耕种,每亩定产120斤,定工10个,定产部分统一分配,超产归己。柳里村“借地”的做法,成为当地的一大创举。到了1977年秋天,这些多年颗粒不收的废地,经过社员精耕细作,硬是长出了高粱和红小豆,第一年粮食单产180斤,每个社员净增口粮90斤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这时,村民有了不同的看法。有人说,全村3300多亩耕地,重碱地、撂荒地2600亩,占耕地面积的2/3,如果这些地都能开发利用起?#30679;?#20840;村就能增加几十万斤粮食,群众的温饱问题?#27493;?#24471;到解决;有人顾虑重重,不敢明确表态;有人认为这是方向道路问题,表示坚决反对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为统一认识,柳里村党支部进行了多次讨论,最后一致认为,种?#29486;?#31292;总?#28982;?#30528;强,收点粮食总比向国家要着吃强,下决心在全村推行“借地”的经验。1978年1月,全村分给每人半亩荒地,共分荒地800亩。这一举措,正式揭开了村里分地到户的序幕。这年的11月24日,在与山东南邻的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,18名村民按下了著名的“手印”,也开始分田到户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柳里村搞“借地”、分地试验的同时,东明县还有一些村庄也在悄悄分地。1977年春,朱口村?#28798;种?#33457;生采取了“大包干”的办法,当年承包,当年见效。朱口村的成功轰动了全乡,人们交口称赞朱口村的成功经验。柳里村、朱口村等村庄自发的分地探索,?#23548;?#19978;是东明县最早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形?#20581;?/div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菏泽的“八条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就在柳里村轰轰烈烈分地的时候,有人到菏泽地委门口张贴大字报,写着“?#29486;?#36164;派被打倒了,新走资派站起来了”,并?#19968;?#30011;着漫画,攻击陈洪印。刚到菏泽担任地委书记不到1年的周振兴,面对人们的告状进行了深刻的思考。菏泽位于鲁西南大平原,有黄河冲积出来的肥沃土壤,有丰富的黄河水灌溉,本是最适宜种粮的好地方,却吃了国家调拨的国库粮食700多万公斤。菏泽为啥这样穷?菏泽农业为啥上不去?#30475;?#30528;这些问题,周振兴开始了3个月的农村调查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78年1月16日,周振兴来到东明县,与县委书记司黎明一起搞调查。到小井村时是农历的腊月初八,但村里没有一点儿迎年的气氛,许多人家外出逃荒未归,大门都锁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他们到了村子中间,走进村民张殿兴家。张殿兴家没有桌椅,没有床,只在靠后墙的地?#25509;?#30742;垒了个土池子,里边放些干草做成“地铺”,供一家人睡觉。周振兴问起他们的生活情况,张殿兴说:“今年队里没收啥,一个人分了100多斤口粮,要不是政府发了购粮证,否则没法生活哩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周振兴问:“家里有没有干粮?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张殿兴顿了一下,说:“?#23567;?rdquo;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周振兴说:“拿来我看看?#26032;穡?rdquo;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张殿兴迟疑着,没有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周振兴说:“我这么远来了,你也得管我顿饭吃啊!到?#23376;?#27809;有?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张殿兴忙说:“有,在锅里放着。”但是他仍然没有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这时,张殿兴的妻子连忙向厨房走去,周振兴也随后跟了过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张殿兴的妻子揭开锅,锅里放着几个用地瓜面做的馍和高粱壳、地瓜叶做的菜团子。周振兴拿起一个菜团子,掰了一半递给司黎明。俩人吃着菜团子,虽都出身农村,但也感到又苦又涩,难以下?#30465;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张殿兴的妻子看着他们说:“俺?#34892;还?#20135;党。没有共产党,俺活不到今天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听了这话,周振兴百感交集,忍在眼窝里的泪水终于潸然而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这是调查中随处可见的一幕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周振兴回到东明县,马上召集县委常委开会,研究到凌晨1点多,最后定了几条办法,最主要的一条就是把全县盐碱地尽快分下去,“借给”群众自种自收,3年免征农业?#21834;?#26377;干部问:“3年以后呢?”周振兴答:“3年以后再说,现在最重要的是?#28909;?#32676;众?#21592;?#39277;。”“我相信,让农民?#21592;?#39277;绝不是罪过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78年1月16日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头条刊登了长篇报道《安徽大步赶上来了》,介绍了深受“四人帮”之害的安徽省发生的巨大变化。2月3日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又发表了题为《一份省委文件的诞生》的通讯,对《中共安徽省委关于当前农村经济政策几个问题的规定》作了详细介绍。周振兴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些消息后,让人记录下来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78年2月9日,中共菏泽地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。会议学习了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关于实事求是、群众路线方面的指示,提出要创造民主讨论问题的氛围,并重申党的不抓辫子、不扣帽子、不打棍子“三不方针”。会议经过激烈讨论,形成了一本长达20页的《纪要》。《纪要》的主要内容有八条,主要有要尊重生产队自主权,?#24066;?#24314;立作业组专业队;?#24066;?#20892;民拥有自留地;?#24066;?#21644;鼓励农民发展家庭副业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为将“八条”认真贯彻下去,菏泽地委在这年的3月和5月又连续召开了两次地、县、公社三级干部会议。周振兴在会上说:“我们菏泽的农业为啥上不去?为?#32922;?#21040;这个地步? 20多年?#30679;?#25105;们没少操心,可是我们?#20849;?#20102;心,出了傻力。”接着他讲,“平均分配不是共产主义,按劳分配不是?#26102;?#20027;义;一律化不是社会主义大农业。把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看成是小农经济思想,把限制社员搞家庭副业、不?#24066;?#31038;员种自留地看成是搞社会主义,都是只从表面形式看问题,而不是从促进生产力发展还是束缚生产力发展的?#23548;?#30340;效果上看问题。” 这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,一个共产党员按照自己的觉悟和理解,讲得最朴实的马克思主义中的“?#23548;?#26631;准”和“生产力标准”。 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让老百姓?#21592;?#39277;才是好‘主义’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79年春节后,周振兴又一次召开地、县、公社三级干部会议。会后周振兴下令:各县县委到地委来复制录音带,然后各公社再到县里复制录音带,指定同一天时间,全区700多万农民都集中到公社开大会,听录音广播。四里八乡的农民,坐在空场上听了高音喇叭里地委书记的报告。现在,菏泽市档?#22919;?#30340;“9号全宗”,仍然保存着这段8小时的录音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我们党的根本宗旨是什?#30679;?#19981;是批这个斗那个,而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从良心上说,老百姓自己的地,自己的劳动力,他们却没有自主权,吃不饱饭,我们能?#33618;?#23545;得起良心?”“?#36824;?#36825;‘主义’那‘主义’,让老百姓?#21592;?#39277;才是好‘主义’!”“只要叫我当这个地委书记,我就得叫老百姓?#21592;?#39277;,否则,这个地委书?#24708;?#21487;不干!”  菏泽的干部群众听到他的?#19981;?#21518;异常振奋,包产到组、包干到户的生产责任制开始在各地推?#23567;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79年2月13日,东明县委召开全县三级干部会议,提出了实?#32456;?#30053;转移、加快农业发展的措施,要求建立健全“五定一奖”( 定地块、定?#22303;Α?#23450;产量、定工分报酬、定成本,超产奖励)为中心内容的经营管理责任制。2月19日,东明县委再次召开全县三级干部会议,传达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和两个农业文件,提出了落实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规定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79年4月5日,中共山东省委、山东省革命委员会作出《关于落实农村经济政策若干问题的试行规定》,指出各地要建立生产责任制,鼓励社员种好自留地、搞好家庭副?#25285;?#24320;放农村和城镇集市贸易,搞好农副产品的收购,搞好收益分配,切?#23548;?#36731;农民?#26097;#?#20570;到农林?#31918;?#28180;全面发展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79年底,东明县总结一年来落实和放宽农村政策的丰硕成果,提出了以联产计酬为依据的四种管理办法,并号召总结经验。1980年1月,东明县在做了大?#24247;?#26597;研究的基础上,写出了《实事求是出粮食,长苗就比长草好——东明县把荒地分给社员经营的调查报告》,刊登在《内部参考》上,以铁的事?#31532;?#27468;了农村变革,批判了极“左”错误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80年,新华社记者南振中来到东明县的4个公社、4个村,走访了26户社员家庭,于1月18日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通讯《看粮囤》,介绍了东明县从1958年起连续吃了21年统销粮,1979年基本上实现了粮食自给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将改革进行到底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正当东明县农业改革初见成效的时候,1980年4月,菏泽地委发出了一个“刹车”的通知。《农村工作通讯》发表了几篇批判包产到户的文章,在干部群众的思想中引起了混乱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5月,邓小平在《关于农村政策问题》的?#23500;?#20013;明?#20998;?#20986;:“农村政策放宽以后,一些适宜搞包产到户的地方搞了包产到户,效果很?#33579;?#21464;化很快。”在关系农业发展方向的关键时刻,邓小平的这一?#19981;?#20026;长期?#32922;?#30340;中国农村指明了方向。但是,邓小平这个?#23500;?#24403;时没有传达到东明县。为澄清思想,东明县委召开公社书记会议,提出包产到户、包干到户是适合东明县?#23548;是?#20917;的生产管理形式,只要党中央没有明令禁止,就?#33618;?#21160;摇,并把1979年10月决定分给每人三到五分口粮田扩大到一亩左?#25671;?#36825;时,东明县分口粮田和责任田的村达到3200个,占总数的77.7%;全部包产到户的村达96个,占总数的2.4%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7月,省政府办公厅、《大众日报》社和菏泽地委、行署组成联?#31995;?#26597;组,考察了东明县的农业生产责任制,向省委、省政府写出了综?#31995;?#26597;报告和10余篇典型?#29287;希?#21521;全省推广了东明县的做法和经验。8月22日,?#27604;?#20013;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批示:“东明县从县委到基层思想是解放的。有些意见是正确的,符合?#23548;?#30340;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东明县率先实行分田到户等农业改革,引起了多方的关注。中央政策研究?#26885;?#35937;到柳里村调研,于1980年11月5日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了《阳关道与独木桥——试谈包产到户的由来、利弊、?#28798;?#21644;前景》的文章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82年1月,中共中央一号文件总结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农村改革,肯定了“双包”(包产到户、包干到户)生产责任制,这是对东明县人民在全国率先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,敢?#22330;?#25954;试、敢为人先的创新意识的再次肯定与褒扬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从“借地”到菏泽的“八条”,从“让老百姓?#21592;?#39277;就是好‘主义’”到“双包”,无不体现着党和人民?#20013;?#24320;创改革新?#32622;?#30340;决心和勇气。改革大潮奔腾不息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路。在中国迈入新时代的今天,?#26790;?#20204;从这场改革中汲取精神力量,以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将改革进行到底。
          《支部生活》?#21448;?#31038;版权所?#23567;opyright © SDDJ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山东党建网   电话:0531-51771207    
          地址: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(省委大院) ?#25910;?#32534;码:250001 电子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   
         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