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本站信息 >> 文化长廊
          王景禧:半生救国梦 暮年爱国情
          ?
          作者:   来源:大众日报   发布日期:2019-01-12   点击次数:
            □ 本报记者 鲍青
              本报通讯员 李红 张美荣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济宁兖州区图书馆内,收藏有许多纸页斑驳但印制精美的书籍,其中还有一摞收藏在纸盒中的字画书卷。兖州图书馆馆长邱霞告诉记者,这些都是近代教育家、兖州名士王景禧的生前收藏,其中有些是他生前著述,有些是他平日搜罗,“他所收藏的《双寿图》(放在纸盒中),是我们图书馆的镇馆之宝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山东农业大学校园内,有一座王景禧的雕像。他手捧书卷,昂首眺望?#26007;健?#20822;州博物馆原副馆长樊英民说:“王景禧是山东农业大学的首任校长。他的一生行止,是近代仁人志士探索救亡图存、渴望民族复兴的一个缩影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照片中的王景禧面容清衢,目光坚毅。我们回望百年前的模糊身影,探寻他日渐清晰的救国心路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爱国情怀由父相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同治六年(公元1867年),对于从费县迁居兖州的王薪传来说,是个倍?#34892;老驳暮?#24180;头。这一年,儿子王景禧降生、自己乡试桂榜题名,王薪传的人生事业双丰收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薪传原籍费县,后娶乾隆年间兖州名士牛运震的玄孙女为妻,?#28304;?#31227;居兖州。但王薪传乡土观念深厚,始终不忘故乡,题字总书“琅琊王氏”,以示自己根本所在。后来王薪传病重将逝,一再嘱托儿子将自己归葬故乡费县。王景禧遵从父命,而自己此后也多以琅琊人自称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薪传虽然仕途不显,但关怀苍生、爱国奋勇之情始终不衰。后来他辞官归乡,闻听费县人左宝贵在平壤之战中壮烈殉国,?#24352;?#20043;余悲愤不已。当地建起左宝贵衣冠墓时,王薪传作《为左忠壮公书衣冠墓门坊》诗,其文洋洋洒洒近三百字,开篇即表露自己对左宝贵壮烈殉国的悲痛:“南阳太守哭吞声,?#35828;?#36523;殉平壤城。士死知己臣死节,大将星沉大将营。”诗文除了表达悲痛之情,也洋溢着对左宝贵英勇殉国的肯定和颂扬:“沙场骨骸辨未能,君命衣冠传万古。”王薪传的爱国情怀,?#36828;?#23376;王景禧影响深远。三十多年后,当民族危难再度降临,暮年王景禧的人生抉择,恰是与父亲的遥远呼应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薪传中举后,担任过河南襄城知县。父亲异地为官,公务缠身,儿子王景禧的早年教育,则由母亲牛氏代为教导。牛氏承袭家学,淹通经史,对子女教育也非常重?#21360;?#22312;牛氏的督促鞭策下,王景禧学业进步很快。他金榜题名、醉心教育,皆与母亲有很大关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光绪八年(公元1882年),15岁的王景禧考中秀才,并入沂州府郡庠读书。两年后,他赴父亲所在的河南任所省亲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从费县出发,至河南境内,共行十六日,途经山东泗水、兖州、济宁及定陶等地。他于途中所见古迹、名胜,均记其历史典?#22987;?#20256;说。一路行来,王景禧写下了游记十余篇,诗文四十余首。?#20004;?#20239;读,可略见当时民俗面?#30149;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随行随记,赋诗志感,表露情操。友人为其作序道:“观其丰度,霁月光风,有潇洒出尘之志;玉树在侧,不觉自?#30740;位?生相见恨晚之思。”更赞其诗文曰:“七步才不让陈思,八叉手更推庭筠。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友人所言“陈思”即汉魏“三曹”之一的曹植,“庭筠”是唐代著名词人温庭筠。友人以王景禧比之二人,虽有过誉之嫌,但也可见王景禧确实诗文俱佳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?#20161;?#21476;又喜新的维新人物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的聪慧,在科举应试中表现得淋漓尽?#38534;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光绪十四年,王景禧中山东乡试举人。?#25991;?他在京师会试?#26032;?#27036;。但到了光绪十六年,朝廷为了庆祝?#23454;?#20146;政,开设恩科会试。王景禧此科考中进士,名在二?#23383;?#21015;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新?#24179;?#22763;揭榜后,一甲前三名直接授任翰林院官员。其他的新?#24179;?#22763;,则由吏部再组织一次集体?#38469;??#38469;?#25104;绩优秀的新?#24179;?#22763;(约占总数的十分之一),也可以成为翰林院官员,被选为“庶吉士”。王景禧朝?#27982;?#21015;一等,授任翰林院编修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翰林院是当时高级官员的储备库,翰林院官员没有固定业务,也无需每日当值。他们只要不离开京城,能够及时听候召唤即可。
            授编修后不久,王景禧的母亲病故。他丁忧回原籍,守墓三年。期满,于光绪二十二年返回?#26412;?#38144;假,依旧留在翰林院工作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入翰林院之后,生活颇为简单,却也有些枯燥。他开始把大部分精力倾注在学术研究上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浸淫儒学汪洋,对当时兴盛的金石学自然特别关注。他结交当?#26412;?#20013;学部的官员,拜在国子监祭酒盛昱的门?#38534;?#30427;昱是著名金石学家,王景禧得?#21592;?#35272;其藏书,悉心研究,后著成?#30563;?#30707;释文》一书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盛昱担任祭酒时,与司业治麟?#27597;?#22269;子监的积弊。两人大治学舍,增加膏火,定积分日程,惩戒游惰,奖励朴学,学风为之一变。在?#27597;?#22269;子监期间,盛昱经常和王景禧谈古论今,?#32423;?#20063;咨询他的意见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官职低微,俸禄微薄,每月只能领到八两银?#21360;?#20182;无资在京师买房置业,也无法安顿妻子家眷,自己吃住都?#20035;?#22312;翰林院官员丁麟年家中。丁麟年是日照人,比王景禧年少三岁,晚两年中进士,也算同乡同龄。与王景禧清寒落魄不同,丁麟年的父亲丁守存是晚清著名的火炮专家,曾在军机处任职。丁家财力比王家要充裕许多,丁麟年嗜好古董文物,收罗宏富。王景禧借着寓居的机会,认真研究这些旧物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虽然喜旧,却也不厌新。在众人还将照相视为怪事时,王景禧已经对它产生浓厚的兴趣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晚清时期,许多西洋事物被带到了中国。对于见所未见的照相机,不仅普通百姓感到?#24535;?甚?#38142;?#23448;贵族也难以接受。他们都认为这是洋人的一?#27835;?#26415;,能“摄人魂魄”,进而致人死命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,恭亲王奕訢留在?#26412;?#36127;责与英法联军议和。在此期间,有外国记者扛着照相机要给他拍照,?#26412;?#22836;对准恭亲王时,他立即“面如死灰”,“担心这个机器可能随时夺去他的性命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很喜爱这个新鲜事物。他通过自学,竟然很快掌握了复杂的照相?#38469;?成为大臣中的新潮人物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通过对照相的主动接受,能看出王景禧是思想开明的人物。这和他以后接受维新变法、出洋考察教育,都是一脉相承的。”樊英民说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推新学于八旗官学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平?#39539;暮?#26519;院生活,因甲午战争的惨败而告终。甲午一役,大清帝国的虚弱暴露无遗,三十年的洋务运动彻?#36164;?#36133;。国家将往?#26410;?#21435;?仁人志士陷入沉沉的思索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清廷屈辱求和后,举国群情激愤。当时在南方讲学的康有为、梁启超来到?#26412;?推动参加会试的举子联名上书,这就是著名的“公车上书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新式思想、变法主张犹如雨后春风,吹拂在古老沉闷的朝堂上。王景禧本就喜爱新鲜事物,此时更如饥似渴地阅读新式书籍,其中《天演论》《盛世危言》《强学报》《时务报》,都是王景禧重点收藏的刊物。他还通过多方努力,?#19994;?#20102;康有为所著《新学?#26412;?#32771;》《日本变政考》的抄本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戊戌变法前两年,王景禧在任?#31243;?#20065;试同考官兼国史馆协修时,与康有为有过联系。近二十年后的1915年,康有为曾专程到兖州看望过老友王景禧。他在兖州住了几天,并为王景禧的园林题写“薖园”二字,上题“砚泉?#25176;?#39640;蹈隐居之所”,下署“南海康有为题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和丁麟年都赞同康有为的变法主张。在救亡图存的大时代里,两人和康有为建立了稳定的友谊。戊戌政变后,康有为出逃?#26412;?丁麟年还给予他一定?#25163;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光绪二十四年,戊戌变法开始。光绪帝随即颁布了一系列变法召令,涉及裁汰冗员、废除科举、兴建学堂等一系?#20889;?#26045;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此时,王景禧任八旗官学教习。教习职责复杂,涵盖多样,需要“学生每日到学,各令画?#20581;?#25480;书、背书、讲书、复?#30149;?#20064;字、默写经书。日有课程,有不率者责罚之。旬之三、八日,习满文者,课清书翻译;?#26114;?#25991;者课文艺。一切功课,并督学生。随日籍记,汇交助教,按月由博士呈本监堂上官查核。春秋赴监,听堂上官季考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任职以后,任劳任怨,悉心教导,深得学生的喜爱。他看到戊戌变法正在进行,也想在八旗官学中有所革新,所以时常教授一些自强新学,让学生有振聋发聩、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但不久之后,慈禧太后发动政变,戊戌变法宣告失败。光绪帝颁布?#20869;?#20196;,除了京师大学堂得?#21592;?#30041;外,其余全部被废除。很快,清查官员的行动开始了。因为同情变法,在官学中推广新学,王景禧的教习生涯也结束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?#25991;?政治气氛更加紧张。王景禧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变法维新,但一直和康梁有所联系,也成了朝廷重点调查对象。风声鹤唳之下,他担心遭到牵连,就干脆辞官躲避起来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后来,顽固派担心各国?#26143;扛?#28041;,就开始着?#32440;?#34892;安抚,希望能够迅速稳定秩序。慈禧太后下谕称:“朝廷政存宽大,概不深究株连,以示明慎用刑?#28872;狻?rdquo;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此令一出,王景禧的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,但他的仕?#25937;?#36973;遇重挫。他虽是翰林出身,却不再受到重用,调到济宁主讲南池书?#39608;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学以实为贵,国之本在家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一年的光阴转?#24067;?#36893;,但清廷内部却发生了天翻地?#39539;?#21464;化。先是义和团北上进京,接着,清廷向十?#36824;?#23459;?#20581;?#21518;来,八国联军开?#35760;只?不久?#26412;?#38519;落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《辛丑条约?#38750;?#35746;后,清廷痛定思痛,开始着手实行新政。清廷汲取了维新变法的余绪,提出“废科举,办学堂,派游学”的主张,一场教育体制?#27597;?#30340;序幕正式拉开。而在袁世凯担任总督的直隶,成为北方新政的主要实施地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教育体制?#27597;?#20652;生了对新式教育人才的需求。但在当时,新培养的教育人才非常匮乏,传统的读书人思想?#27490;?#20110;迂腐,皆难以满足现实需要。为了平稳推动?#27597;?一些具有新式思想的传统读书人,成为教育?#27597;?#30340;中坚力量。光绪二十八年,王景禧被调回河北,出任直隶学校司总办。?#25991;?他任普通教育处兼编译局总办及官印局会办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03年,王景禧受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委托,护送师?#35835;?#23398;生二十人东渡。王景禧在日本参观近代教育,特别重视考察基础教育,归国后就有《东游日记》?#24816;鰲?#20182;在日记中谈到自己来到日本著名的爱珠幼儿园,参观标本室、教育器具、教育图书,体育、德育、智育并重,参观了音乐、体操分两组的竞赛。他还谈到教科课程,最后谈?#25509;字?#22253;的经营。他特别提及,?#23383;?#22253;经费大半部分是公费,虽然要交保育金,但因总价?#36824;?百姓也容易负担。比起同类?#23383;?#22253;的参观记,他的记录更加详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日本的参观,让王景禧大开眼界,?#24067;?#23450;了他教育启蒙、教育救国的决心。《东游日记》刊印后,袁世凯特意为此书作序,称许王景禧“是犹京卿之志也”——京卿指的是清末桐城派文豪吴汝纶,庚子之后赴日考察者,以他最为知名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袁世凯称许吴汝纶和王景禧,在于他们考察日本教育注重其教育精神。他们的著作并非像同时代有些考察报告那样“详其制度,而略其精神”,能考虑到中国的?#23548;是?#20917;,“取日本欧化、保存两派熔于一炉”。王景禧的《东游日记》,可以看作是此前吴汝纶的《东?#26410;月肌?#20043;扩大与补充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回国后,王景禧调任直隶学务处?#25105;?#20860;直隶高等学堂监?#20581;?#20809;绪三十三年,他调任山东优级师范选科学堂及山东高等农业学堂监?#20581;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宣统元年(公元1909年),王景禧又兼任山东咨议局?#26412;?#38271;,中央教育会会员及各省咨议局联合会代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活跃在政界之余,王景禧将更多精力放在了筹办教育上。王景禧在山东高等农业学堂确立“学用结合,学以实为贵”的办学思路。他将教学、科研、生产相结合,培养师生的创新精神和?#23548;?#33021;力的办学传?#22330;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亲手拟定学校章程及各科课程,?#30422;?#21697;学兼优的教员,还?#35760;?#32654;籍、日籍人士来校教授数、理、化等自然科学。他办山东高等农业学堂时,重视试验,每年出版一册《农场试验报告》。他在第六期《农场试验报告》上写道:“国之主持农政者,何苦?士之研究农学者,何苦?社会之改良农业者,又何苦……蕲将以信而可徵者,备实业家之采择;而益望任提倡劝导之责者,急从事乎政策之扩张也……建设方始,务本大计,首在于农。神洲沃壤,冠绝?#24807;?稍事改良,丰饶立?#38534;?#37030;人君子,或有取斯!”从事农业教育,寄托着他富民强国的美好心愿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对农业改?#38469;?#20998;重视,而且认真负责。当他到日本考察,看到彼强我弱的现实,忧国忧民的心情溢于?#21592;懟?#36825;?#20013;?#22659;散见于他的诗文,其所写诗集《瀛谈剩语》一书,就用讽刺、?#21592;?#31508;法,呼吁国民“速起直追,奋发?#35760;?rdquo;。他在诗集序言中,虽然谦称自己这些诗作是“聊?#22312;?#35809;之辞,挥洒其热泪云尔”,但诗文却颇见急切激愤之情。如《忆否十首》道:“……同胞四万万,听我语无哗。学以实为贵,国之本在家。富强唯教育,时代尚萌芽。不惜词多讽,挥戈日?#30740;薄?rdquo;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撕郑孝胥信而表气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民国初建,王景禧仍主持山东优级师?#37117;?#39640;等农业两校。但到了1912年2月,不知何故,他却离开学校回兖州隐居起来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?#38142;?王景禧的教育生涯宣告结束,“教育救国”?#25105;?#21270;为乌有。他选择蛰居兖州家中,甘当一名“?#24230;?#24615;命于?#27778;?rdquo;的普通老人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每天除看书写字外,就是养花育桑。那?#26412;?#38400;割据,各自为政,苛捐杂税繁多,其家境也不宽裕。渐渐地,他对做一个?#27778;?#38544;士也丧失了信心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19年,徐世昌当选中华民国总统,邹城人靳云鹏出任国务院总理。靳云鹏是王景禧的济宁老乡,又一向知晓他的才能,所以慕名约王景禧到?#26412;?#20986;任国务?#22909;?#20070;长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已经五十多岁的王景禧再?#28909;?#36215;仕途希望。他动身之际,作诗言志抒情:“勺沧泉水怒涛声,浊?#24266;?#26031;忍独清。但使出山能润物,何须泾渭太?#32622;鰲?rdquo;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从诗文最后两句,颇能窥见王景禧心态的变化。也许他当年辞职归乡,就是因为内心“泾渭太?#32622;?rdquo;,不愿与流俗同流合污。但居乡七年有余,自己眼中所见、耳中所闻却是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。王景禧也在拷问内心,是做一个高蹈不群的隐士,还是做一个能润物的俗士。最终,他选择与现实妥协,并宽慰自己“何须泾渭太?#32622;?rdquo;。“只要不违背自己做人的根本,他还是想为国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兖州文化馆馆长李丹说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北洋政府内部派系?#33267;?政府官员走马灯似的更换。王景禧?#24615;?#22312;各方势力之间,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两年多后,靳云鹏在奉系、直系权力斗争中左右为难,又和大总?#25215;?#19990;昌在财税人事方面产生矛盾。靳云鹏走投无路,被迫宣布辞职,而王景禧也随即失去了秘书长的职务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靳云鹏下?#26114;?在天津英租界做了寓公。王景禧则继续留在靳府上做私人秘书,给靳云鹏?#27493;?#21476;籍,并教导他的儿子读书。为了维持生计,王景禧悬壶济世,为那些在租界里居住的下野官僚、富豪大户诊病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?#27778;?#30340;跌宕,让王景禧饱尝人生的悲喜。?#28304;?他彻底断绝了仕进的念头,不再过?#25910;?#20107;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为了?#35861;啞独?#29983;活,王景禧曾梦想过做个资本家,以实业而救国。他四方集股,尝?#22253;?#36807;炼盐制碱公?#23613;?#20294;在帝国主义?#26143;考忧?#36164;本输出,民族工业举步维艰之时,王景禧的企业很快陷入?#24335;?#21608;转不灵的困?#22330;?#20026;了维?#21046;?#19994;运转,他被迫靠借债周转,最终却被高利贷彻底吞没,股本赔净,以失败告终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他的幼子曾回忆,这段时间的挫折,让王景禧孤苦无依,心态较为消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有一天晚上,王景禧在灯下为人赶写寿屏,疲劳不堪之余投笔长叹,吟了两句诗:“谁道砚田无恶岁,却怜心血有枯时。”有一年过春节,因手头不宽裕,他在街?#26032;?#20102;一株?#22346;?回家后也写了一首诗:“买醉曾无贳酒钱,老来何事不随缘。岁除莫道?#26286;?#29978;,栽树?#22346;?#20415;过年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个人生活虽然窘迫,但内心“泾渭”依旧?#32622;鰲?#29579;景禧为了“能润物”,曾经宽慰自己“何须泾渭太?#32622;?rdquo;。但当面临民族危难之时,他的内心无比泾渭?#32622;鰲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,日本?#32456;?#19996;北三省,并阴谋策划成立伪满洲国。日本于?#25991;?#19977;月在长春扶持末代?#23454;?#28325;仪当起“执政”。当时,清朝遗老郑孝胥对日本趋炎附势,为溥仪复辟四处?#30002;摺?#20182;还写信给此前好友,邀请他们来东北出任官职。正处境困难的王景禧也收到了郑孝胥的来信,但王景禧?#30418;?#22823;骂,痛斥郑孝胥是无耻汉奸,并宣布与其绝交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只可惜,此次动怒严重戕害了王景禧的身体。当年冬天,王景禧因急性心脏病与世长辞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景禧逝世后,灵柩由家属从天津运回兖州。但因为族人内部就安葬地点发生争议,灵柩只能暂厝于兖州城内。直到1955年,才最终迁葬于兖州城西北。
          《支部生活》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SDDJ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山东党建网   电话:0531-51771207    
          地?#32602;?#27982;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?#29275;?#30465;委大院) ?#25910;?#32534;码:250001 电子?#27663;洌簊[email protected]    
         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